自从丈夫死后,媚娘就独自抚养她的儿子长大, 虽然附近的邻居一直劝媚娘 改嫁但媚娘却怎么也不肯, 所以媚娘一直过着相当的苦的日子直到她儿子英 汉渐渐的长大, 媚娘才渐渐的减轻负担。 -- 或许是他们母子相依为命的关系吧!长大后的英汉还是相当的黏着母亲, 就 算已经十六岁了的他每天晚上还是喜欢跑去跟母亲一同挤在一张床上睡, 而媚 娘一直以为英汉是因为没有的父亲所以才特别喜欢黏她这个做母亲的 所以也不 以为意的答应了。 - - 刚开始英汉还只是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睡, 但渐渐的英汉开始对母亲的丰满 的肉体起了兴趣 一开始英汉只是将手伸进母亲的衣服里抚摸着母亲的双乳 不 久英汉就要求母亲脱掉身上的衣服让他吸吮、玩弄乳房。 - - 而媚娘也因为英汉没有了爹,所以相当的疼英汉, 对于儿子的要求她也会尽 量的来满足他因为对媚娘来说, 这只是男人的通病不管是多大的岁数了还是 总像小孩一样喜欢吸吮女人的乳房, 就像英汉的爹一样还没死时也是天天吸吮 着她的乳房才睡着。 -- 慢慢的英汉又不满于吸吮媚娘的乳房而以, 他对媚娘的阴户也起了兴趣于 是开始要求媚娘脱光衣服, 好让他看个、玩个够起初媚娘不肯,但后来经不起 英汉苦苦的哀求之下, 媚娘只好答应儿子但媚娘却不肯脱掉裤子,只肯让英汉 的手伸进她的裤子里玩着她的阴户, 而英汉也不时的拉着媚娘的手伸进自己的裤 子里 让母亲的手玩着自己的鸡巴。 - -当媚娘第一次握着儿子坚硬、粗壮的鸡巴时, 媚娘才知道原来儿子已经长大 了慢慢的在英汉灵巧的手指玩弄之下媚娘也达到了快感, 所以不知不觉的媚娘 也喜欢让英汉玩着她的阴户 最后他们母子俩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 是谁先动手脱光对方的衣物, 母子俩每天晚上总是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在床玩着对 方的性器直到累了才睡觉。 -- 当然英汉也曾经要求过媚娘要和她干穴, 但媚娘却死也不肯答应最后英汉 只好偷偷的趁着媚娘不注意时, 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媚娘阴户上的穴口上磨但每 当英汉准备将自己粗大的鸡巴插入时, 总让媚娘给阻止了!- -虽然媚娘也知道再这样继续和儿子玩下去时 总有一天会出问题但她也没 办法阻止了,更舍不得阻止, 因为她也喜欢让儿子玩弄而达到高潮的快感。 - -今天他们母子俩像往常一样的躺在床上玩着对方的性器, 唯一不同的是英汉 早已脱光了衣服而媚娘则光着下半身, 但她的衣服还穿在身上只不过是被拉 开吧!英汉像往常一样趴在母亲的身上, 他张口含着母亲的乳房不停的吸吮着手则在母亲的阴户上搓揉着, 慢慢的英汉趁母亲迷网时整个人都爬上母亲的身上 当英汉的手握着鸡巴在媚娘的阴户上不停的磨着时 仅存的一丝道德观念使媚娘一手紧着湿答答的阴户, 一手紧紧的抓住英汉 蠢蠢欲动的鸡巴 说道: 『不可以, 英汉娘的身体,可以让你玩、让你舔,娘 也喜欢你那样做, 但你绝不可以将这个放进娘那里面去万一,把娘的肚子搞大 的!你叫娘怎么出去见人』『好亲娘,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老早就爱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这一天有多 久了你就成全我对你的爱吧。 早在你让我吻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这种事 只是迟早的事, 不是吗你难道不愿让你的情人疼爱你的身体让所爱的男人从 自己的身上得到最大的满足 不是每一个女人所喜欢的吗亲亲你就行行好, 让你的儿子彻底的征服你吧。 迎接我,你将会发现儿子对你的爱是多么的热切, 多么的激烈。 』面对儿子火辣辣的求爱,媚娘既惊又喜,她原来以为这一切只是儿子的性欲 作祟, 万万没想到儿子早已将自己当成他的情人而且正要求着自己的身体。 拒 绝吗不!自从丈夫死后的每一个冷清的夜晚已经让她怕透了, 而她更只是个三 十二岁的女人是个正常的女人, 她绝对需要男人的滋润、怜爱。 - -媚娘手中握着儿子炙热的大鸡巴, 像一道催命符让她忍不住的回想起那遗 忘已久的滋味。 那被英汉调弄多时的阴户,此时又偏偏不争气的蠕动着, 似乎为 自己的胆怯而感到不耐。 方寸已乱的媚娘,终于跌入欲念的泥淖,轻轻的叹了口 气, 将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 - 英汉发觉媚娘原来紧抓住鸡巴的手, 已不再使劲便知道娘亲心里已经肯了,只是碍于母亲的身份, 不敢放松手罢。 于是慢慢的拨开妈妈已经毫无力量的双 手, 靠近她的耳旁说着: 『娘, 别想那么多就让我们当一回夫妻吧。 』就此同时英汉将在外徘徊已久的鸡巴紧抵着媚娘的穴口不停的磨着, 这要命 的磨擦终于将媚娘最后的一丝道德防线磨掉了, 原来阻止英汉的双手这回儿 反而搭在儿子的屁股上, 又摸又按似乎有意无意的摧促着儿子赶快进港, 但英 汉却还是握着鸡巴不停的磨着她的穴口。 -- 最后只见媚娘双手掩住她那涨红的脸庞, 吃力的出声道: 『娘的小冤家进 来吧,算我前辈子欠你的, 只希望你永远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可千万别负了我! 』听到媚娘这句话, 英汉如蒙大赦手脚也加快了,一时间,媚娘已被他剥个 精光, 像个去了壳的荔枝。 岁月并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吹弹得破的肌肤 仍像处女般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挺秀的双乳令人垂涎欲滴稀疏的阴毛让阴户显 得更脆嫩, 透过昏暗的灯光英汉直盯着母亲饱满雪白的阴户看着, 他看到母亲 阴户上含着些许爱液的穴口似乎正热切的招唿着英汉快点进入似的。 -- 久久未曾经历这种阵仗,媚娘羞得用双手掩住了脸, 静静的等候亲生儿子来 受用自己的身子享用自己早已多时没让男人用过的骚穴, 她觉得此时自己就像 一头待宰的羔羊而英汉就像一头即将撕碎自己的野狼。 - -当自己紧合的双脚被人无情的扳开时, 媚娘知道那头一丝不挂的野狼已经发 动它的攻击。 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儿子那粗壮的身体已压将过来, 领受着迎 面而来的混浊的气息媚娘可以感到儿子那股灼人的冲动。 -- 接近沸点的英汉挺着狰狞的鸡巴, 在媚娘的穴口急切的寻找战场一来心急,二来生殊, 使得英汉折腾半天仍然无法将自己的鸡巴与母亲的骚穴结合。 依然 以手遮着脸的媚娘,一则疼惜儿子,一则担心他走错门路, 硬是用那大家伙招唿 自己的屁眼好几次想出手帮忙他, 奈何她仍然鼓不起勇气抓着亲生儿子的鸡巴 往自己的小穴塞 眼看不得其门而入的英汉似乎开始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感到烦燥 不已 媚娘突然想到一个好法子 她想: 『我这小冤家只不过是抓不准该用力的 时机, 好几次都是过门而不入且让我出声引导他。 』于是,就在儿子再次将龟头对准自己穴口的时候, 媚娘轻轻的『啊!』了一 声这几乎听不到的一声, 在英汉听来就像导航船的鸣笛声聪明的他马上知道 自己已经找到通往生命之道的入口, 喜不自胜的沈下屁股。 - -顺着媚娘滑不熘丢的淫水『滋』的一声, 英汉的龟头就挤开母亲那已十多年 没人探访过的阴道 一时之间英汉觉得母亲那紧凑的小穴紧紧的夹着鸡巴 让他 有了趐爽的感觉他忍不住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鸡巴缓缓的插入母亲肥美的小穴 里, 而媚娘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的小穴被儿子的大鸡巴称的涨满满的 一种充实而 麻痒的感觉袭上她心头小穴里的淫水也因鸡巴的原因而给挤了出来, 这让英汉 更加的兴奋。 - -英汉的鸡巴沿着母亲那似曾经游访过的小穴不停的寻访、追击, 直到龟头紧 紧的抵住媚娘的子宫。 英汉闭上眼睛享受着鸡巴被母亲淫穴紧紧包裹着快感, 他 感受到母亲小穴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那像怕他鸡巴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着的快 感让他爽的不知自己是谁了! -- 在恍恍惚惚之中, 媚娘突然感到整个阴户遭到英汉毫不怜惜的攻占 尤其是 英汉那硕大的龟头刚顶开她那早已封闭十多年的小穴时 更让她吃不消她想起 她和英汉他爹新婚之夜也不过如此, 媚娘不禁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以消减儿子那 巨大生勐的鸡巴所带来的几丝疼痛。 - -想起十六年前,自己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才把身上这娃儿从这个地方挤了出 去, 想不到十六年后的今天却让身上这冤家的一翻甜言蜜语, 给哄开了自己的 大腿然后把她生他的大鸡巴硬生生的挤回这个地方。 - -想到自己固守十数年的贞操,就在这一瞬间, 成了儿子蜕变为成人的祭品媚娘心中不免有几分懊悔。 但淫穴里那火热、粗大的鸡巴却也让她慢慢的兴奋起 来, 淫穴那种近乎涨痛的充实感是媚娘十多年来的渴求 再受到四周淫乱气氛的 感泄媚娘的心竟如遭到恶灵蛊惑般的为自己能和儿子一起完成他人生的第一次, 而感到激动。 - - 眼看身下的母亲,因一时间无法领受自己无从回避的充塞而不自然的轻摇着 腰枝, 英汉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纵横战场的的大将 而呵气如兰的母亲就像 一件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虏获到的战利品, 而现在正等待着自己去探索、享用。 - -不待媚娘的教诲,英汉的屁股已大刀阔斧的动了起来, 那动作一点都不像初 上战场的雏儿每一次的抽动, 鸡巴都是那么的道地、扎实。 让久末和男人干过 穴的媚娘有点吃不消,她感到自己的小穴像快被亲生儿子的大鸡巴橕破似的。 但 她没有因此阻止儿子,她默默的接受儿子巨大鸡巴的撞击。 -- 而英汉则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的他只想用自己的鸡巴好好的干着眼前这渴 望已久的亲娘, 一会媚娘的阴户经过儿子卖力的干过一阵之后 媚娘的心情有了 奇妙的变化只见她不再羞窘的掩住她的粉脸, 反而像一个知趣的妻子般的将双 手轻搭在英汉的双肩 微睁着眼轻吐着气儿,开始享受起亲生儿子粗壮的大鸡 巴时快时慢抽插所带来的蚀骨的快感。 - -眼看着英汉俊秀的脸蛋,因承受不住未曾有的舒畅, 而不停的喘息着媚娘 突然对着眼前这个正用着大鸡巴干着自己小穴的儿子产生既爱又怜的情愫, 彷佛 正在自己身上驰骋摇晃的野兽已不再是她的亲生儿子, 而是她情债未偿的情人只是上天用最荒谬的方法让我们一了未完的相思。 -- 有了这般想法,心中不再有先前的罪恶感, 相反的那罪恶感转换成不可收 拾的情欲,眼前的英汉, 不但让媚娘空虚已的肉洞得到了充实也让她那空旷已 久的感情黑洞得到了填补。 - - 来自阴户的快感因思想的解放,而增添百倍, 积存多年的淫水决堤般的涌 出。 媚娘像一头滚烫的母兽,用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去吸取每一丝英汉传来的气 息。 英汉的每一次冲撞,都得到身下母亲最热烈的回应, 她紧夹着他腰枝的双腿像是摧促自己侵入母亲的更深处似的紧夹着, 小穴更不停的抬高迎合着自己的 鸡巴。 - - 突然英汉的鸡巴感受到母亲阴道传来的一阵阵紧缩, 英汉不经意的睁开眼睛恰好触及妈妈那深情款款的眼神, 脸颊因兴奋而显出潮红的媚娘湿润的双眼 又爱又怜的偷瞧着眼前这个刚刚还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如今却毫不怜惜用着大鸡巴 干着自己的丈夫, 当媚娘发现英汉停下来紧盯着自己时像被逮着的偷儿, 敢紧 偏过头去避开英汉那灼热的眼光。 - -突然间,四周安静了下来,英汉停止了屁股的抽动, 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子在媚娘的红通通的脸颊轻轻的亲了一下, 问道: 『娘儿子的鸡巴干的你舒服 吗』虽然媚娘十三年所忍受的情欲在此时已得到身心俱感舒畅, 但却不知道如何 回答儿子这种令人脸红的问题 于是取了个巧反问他: 『娘的亲儿累了吗要不 要休息一下』媚娘嘴上这么说 双腿却将儿子的屁股钩得更紧膣道更有意无意的用力一 紧, 暗示着英汉他已完全的征服了他的母亲,且他身下的母亲正期待着他这个 儿子的大鸡巴能在她小穴里更深入、更扩张的插着。 得到母亲这般露骨的回应,英汉好不高兴,鸡巴顿时变得更长更烫, 把底下的媚娘顶得又趐又麻骚痒得难 受。 急欲得到解放媚娘,见英汉还是愣愣的盯着自己看, 任凭自己的双腿再三的 催促就是不肯抽动鸡巴, 显然这固执的儿子不肯让自己轻易的打发。 无可耐何 的她, 只好涨红着脸发出浪语: 『乖儿, 娘舒服的紧你就别再吊娘的胃口,行 行好,送娘一程, 好让娘把积了十数年的淫水全数给了你吧!』听了这话, 英汉满意地笑道: 『好亲娘儿子谨珍母命, 哪挺着点儿,儿 子这就要给你来顿狠的啦!』没有些许的停留, 英汉解开媚娘钩住自己的双腿将它们架在肩上, 开始大 起大落的挤压。 受到英汉没命狠插的媚娘,阴户被拉出大量的淫水, 那淫水沿着 屁股沟儿把底下的床单泄湿了一大片。 就这样,两个赤条条的人儿,互相咬噬 着对方的性器, 阵阵的欲火在接合处熊熊的烧着,几乎把母子俩人的性器都给 熔化了。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床战,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近一刻锺以后, 魂儿仍在半 天幽游的媚娘突然发现英汉的唿吸变得十分急促, 抽动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媚娘料定儿子就要射精了, 一时间欲念全消, 双手急急的橕拒着英汉道: 『 英汉, 快抽出来千万射不得,娘会…!』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 初登极乐的英汉根本顾念不了那么多急于一为快 的他, 不但没有因母亲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媚娘抱得更紧, 屁股的起落更加 的剧烈。 突然,英汉感到眼前一阵光亮,底下澎涨到极点的鸡巴, 终于忍不住的 吐出第一道情涎。 - -穴心突然受到儿子热精浇淋的媚娘, 在发觉自己终究没能躲开儿子初精的灌 射后浑身瘫软下来, 任凭英汉将全身所有的子孙浆一道一道的灌注进来。 失 去抵抗能力她,静静的看着儿子潮红着脸, 为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低吼着心中竟 为自己能给儿子如此大的快感, 感到几分的喜悦、骄傲。 - -多少年来她只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青春不再的母亲, 但英汉在自己体内不停的 爆发却再再的告诉她, 自己仍未凋谢仍是一个能令男人喘息、疯狂的女人。 心情有了巨大转变的媚娘,不再担心怀孕的事, 只希望儿子能将自己完全占有并将他的爱一滴不剩的留下来, 所以媚娘更将夹在英汉的双脚夹的更紧。 而英汉 注入媚娘子宫的每一道精水都成了媚娘最强的摧情剂, 翻搅、渗透着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 媚娘几乎昏死过去。 - -终于,英汉完成了他的第一次射精,虽然留在媚娘体内的鸡巴仍意犹未尽的 抽搐着, 他整个人却已像一个消了气的气球般的趴在媚娘的身上。 第一次尝到女 体滋味的他,怀着几分感激的心情, 不停的亲吻着身下的女人根本忘了这个才 给了自己最大快乐的女人, 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才出十多年来所忍下的那最黏 稠的阴精,慢慢的从快感的巅峰飘落下来的媚娘, 悠悠的品味着子宫内亲生儿子 所射的澎湃、激荡的精液 此时儿子柔情似水的爱怜不但不停的落在自己的每 一肌肤, 且狠狠的噬咬着子宫的每一处抚摸着儿子依然发烫的脸, 媚娘告诉自 己那曾经消逝于多少个孤清夜晚的春天, 终于在今天找回来了。